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檀板金樽—任善炯的博客

一瓢饮海 十方入心

 
 
 

日志

 
 
关于我

以文谋生,文以载道。青衿子语,瓦釜雷鸣。 ——系中国名博沙龙成员,凤凰网名博,职业文化人,作家,自由撰稿人,电视文艺节目策划人。中国文明网上建立有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述而不作:孔子是其弟子们塑造的圣人  

2010-11-24 17:39:12|  分类: 芰荷荇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述而不作:孔子是其弟子们塑造的圣人

  

                                      / 任善炯

 

近读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石毓智先生的著作《非常师生——孔子和 他的弟子们》,笔者除了被著述中“以人性的视角品评万世师表,用客观的态度解码孔门弟子”的为文治学、研史判事的方式,以及行文叙事的轻松有趣所吸引,更为他首先给出的一句导读的广告语而叫绝!——“最伟大的老师,最出色的学生!”过去我们读到的对《论语》的研究与评论,几乎都在褒扬孔子(文革期间的批孔运动例外),而那些“问曰”的弟子最多不过是陪衬,就像如今说相声的“捧哏”一般,用他们的无知或少见之问,引出“子曰”的经典名言。

读罢《非常师生——孔子和他的弟子》,笔者真的感叹“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韩愈.《师说》),孔子倘若没有这一群“最出色的学生”在他去世后的精心策划、成功炒作与竭力鼓吹,恐怕中国历史上就没有这位“大成至圣先师”了。这位孔丘以其私生子的出身,在低微而卑贱的社会底层中挣扎过很久,靠自身的不懈奋斗、刻苦钻研与奔走呼号,尽管在那诸子百家各显其能的时代,赢得了些许社会名誉和地位,但远远没有达到孔子想要辅佐国君、主政国事的宏大理想。而他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带着弟子上路,拉着破车装书,周游列国,一路推销他的思想成果与政治主张,但基本上是怀才不遇,难遇明君,没有什么人买他的账。最后,连孔子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落得“累累若丧家之狗”的惨淡败局。

那么,孔子终其一生究竟做了哪些大事,成就了哪些功业呢?孔子曾十分自诩地高度概括为“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区区十四个汉字,勾勒出孔子传神传世的一生。但也许是过于简约的缘故,这十四个汉字的自我盖棺论定,给后世留下了太多的解说、扩展与想象的空间,甚至让普通老百姓对孔子的人生价值产生歧义与误解。而对孔子最具有贬损意义的,就这四个字“述而不作”!

记得少小时在乡村私塾读《论语》,私塾先生总是摇头晃脑地吟诵着“子曰”、“子曰”的“之乎者也”,间或就有曾子、子贡、子路、颜回等等“问曰”的“何如、何如”,初入蒙学之年的我们这帮毛孩子,并不喜欢领教孔夫子的学问,倒是对私塾老先生那长一声、短一声、高一声、低一声的吟诵唱读感到新奇有趣,于是,也跟着老先生的领读而咿咿呀呀地唱读起来。老先生讲解的内容,我们同样没多少兴趣,但对那么多的“子曰”却要刨根问底,于是,就斗胆地向私塾先生提问:“子曰是什么意思?“先生很肃然起敬地告诉我们:“子曰,就是孔子说。子曰后面的话,就是孔子说的话,是教化人们怎么做人做事的,你们要记住,要按照孔子的话去做。”

至今想来,私塾老先生的解释还算不错。不过,我们这些顽劣的蒙童并不太理会。因此,就有了对老先生的反问:“孔子说话的时候,怎么说每一句话时,都喜欢先说‘孔子说’呢?先生您说话时怎么不先说‘先生说’呀?”这样多少有点年幼无知和顽劣淘气的反问,很多人重演过很多次,每一次都会引起蒙童们跟着起哄,于是跟着就有一串串的张三曰,李四曰、王小五曰……最后,大家轰然大笑:这位孔子说话时就像小娃娃刚开始学说话一样,喜欢先把自己的姓名挂在嘴巴上啊!

为此,我们这帮蒙童没少挨私塾老先生的竹木戒尺,惩戒的理由当然是对孔圣人不敬。不过,私塾老先生也多次为我们解惑:“这部《论语》并不是孔子写的,而是由他的学生们帮他写的,为了区分哪句话是老师说的,哪句话是学生说的,所以才标明‘子曰’、‘问曰’。”

后来在私塾里读《论语》时,总会在文中遇到很多没标明“子曰”或“问曰”的“曰”字,难以分清“曰”字后面的话,究竟是谁说的。于是,蒙童们的抱怨声、不恭声就撒向孔圣人了:什么孔圣人啊!书也不是他写的,话也说不清楚,懒得再拜他了!

也许是私塾老先生也被蒙童们的乱问乱说搅昏了头,他就一次次地跟我们这帮蒙童解释:孔子一生是如何地“述而不作”。不过,要讲清楚这四个字的涵义,并不容易。那位私塾先生倾其所有的知识积累,恐怕也难解一二,更何况要用简单明白的话语来给我们蒙童解释“述而不作”,这是难上加难了。于是乎,老先生沉吟半晌,选择了一句乡里村舍中妇孺皆知的俗话来解释道:“只说不作,只说不作!你们懂了吧!”

私塾老先生这句浅显俚俗的解释,至今想来也没有太大的错误。但他老人家没想到这句解释的话语,会在我们这群蒙童心目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孔夫子一生“只说不作”,也就是只会用嘴巴说教别人,不会自己动手去做什么的家伙。

少儿年代留下的对孔子的印象,的确很难抹去!及至后来笔者在几乎“读书破万卷”,埋头做学问的岁月里,知道了孔子一生并非“只说不作”, 他其实是又述又作的。 但笔者似乎永远也难以将对孔子“只说不作”的原始评价从心底抹去。孔子一生整理或编修了很多“述”的著作。这些著作中就有《诗》、《书》、《礼》、《乐》、《易》、《春秋》等文化典籍。在这些典籍中,他的确是承传了尧、舜、禹、汤、文王、武王以及周公等时代的优良文化。在孔子整理、编修、删定的这些典籍中,渗透了大量他自己的观点。比如《史记》中记载,孔子删定了《诗经》这部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孔子编修审定《春秋》,几乎是绞尽脑汁,在恢弘广博的诸侯争霸的春秋历史中,将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曲直与人世沧桑,以曲笔隐讳、和合中庸的文字载入史册,应该说是具有知识产权的独创性。因为既然是删定,就有自己的取舍尺度,这个尺度就是孔子的思想观念。不符合孔子的思想观念的,他就大刀阔斧地“删”;而在“定”的过程中,免不了文字词句上的修饰。据说对《诗经》中的三百零五篇诗歌,孔子都能弹琴歌唱,那就表明他就连曲子也编定了。这个删定的过程,就是孔子思想观念的实现过程。所以无论怎么说,孔子是“又述又作”的。

他那句自我标榜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论语·述而》)的话语,无非是以传说中的“好述古事”著称的殷朝贤大夫老彭自诩,其目的是为了“颂古非今”,也就是“颂”他自己而“非”他人;他极力阐明“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史记·孔子世家》)的主张,则进一步表达了他所“述”、所“信”、所“好”的“古”,就是“尧舜—文武之道”,赤裸裸地表达了他所向往的是已逝去的往世礼乐与复古思想,清晰地见证了孔子的学说,并非其原创,而是对古人学说的“传述”与鼓吹。

历史总是由那些成功者撰写的,文化史当然也不例外。被标明是孔子言论语录集的《论语》,谁都知道并非孔子的著作,而是在孔子去世多年之后,由他的几位得力干将——自我标榜为获得孔子学说真传的弟子——曾子、子路、子贡、颜回等人,用回忆先师音容笑貌、口语问答的方式,将孔子生前说过的话语,表达过的思想,推崇过的史实,游说过的主张,一鳞半爪地回忆出来,记录整理并拼凑成语录体的小册子。其真正的用意,恐怕不外乎有这几点:一是借用孔子的言论以教诲青年后学,二是扩大孔子在士大夫与诸侯国君中的影响,三是为这些“最出色的学生”自己谋取功名、成就仕途而铺路。

尽管孔子教诲他的学生做君子要“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论语.学而》),但孔门弟子毕竟继承了孔子喜好“述”的基因,他们力图通过“述”来宣讲广告自己。因为他们毕竟在世俗社会中谋生活,为生存计、为名利场,孔子的诸位弟子之还是选择了借老师已有的些微名声,进行功率的无限放大,在鼓而噪之的广告运作中,先为死去的先师扩大名声,再在先师的名气光环中谋求自己的发展,其功利性和目的性是非常明确的。用老子的话说就是“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策略。这一群孔子的“最出色的学生”,其智慧远远超越了孔子只会颠沛流离地游说列国,而不懂得市场运作理念的偏狭作为,其策划创意能力似乎一点儿也不比今天的广告媒体人差。

首先,他们抓住了孔子生前曾经对他们的教诲这一基本事实,利用回忆、怀念、追述和描摹的创作手法,尽力营造当时孔子给他们“传道、授业、解惑”时的情景,然后运用创作的手法,自己提问之后,再用孔子的口吻来回答。其实,借他人的酒碗,浇自己心中的块垒,是稍微懂得文学创作方法的人都知道的手法。写回忆录的人几乎都是假借被回忆的人的言行,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主张和恨与爱的情感。何况孔子的学生从师孔子,时间都不是很长,然后为生存计、为稻粱谋都去另立门户或谋求一官半职了,怎么可能对孔子在什么时候讲过什么话记得如此清楚呢?要知道,即便在今天我们拥有多种笔记方式和高端录音设备可以保全声音证据的条件下,又有谁会对自己最敬爱的老师随时讲过的话都记录下来呢?

其次,这群“最出色的学生”为了塑造先师孔子的博学智慧与深邃的治政理念,将当时人类社会的思想文化精华,包括《诗》《书》《礼》《乐》和《春秋》中的萃语哲思都汇集起来,用于随时安插在孔子答疑、授业、解惑中引经据典。这无疑是将人类智慧的花朵编制成花冠,恭敬地戴在孔子的头上。由此,生前活得并不那么称心得意的孔夫子,在弟子们的刻意塑造和精心包装之下,获得众口烁金的效果,孔子顿时以“高大全”的光辉形象矗立在历史的天空。

再次之,这群“最出色的学生”用至圣先师的名分俘获人心,吸纳关注,增光添彩自己的同时,他们也收获了各自的人生精彩。他们或开办教墅,吸引学生,仓廪中增加了不少“束脩”之礼;或倚靠宗师,扩展学业,在尽情发挥孔子学说中同样享有了“圣人”的声誉;或倍增身价,晋见国君,获得地位,直至入主政坛,实现学而优者仕的目的。当然,“最出色的学生”收获最理想的人生,首先归功于他们比孔子还更有思想更有才干。在两千多年前,他们就敢为天下先,发挥集体的智慧将先师包装成诸子百家的大明星,然后在先师明星的光环里,他们再又炫又酷地走进了人生辉煌境地。

史实证明,这群“最出色的学生”,用他们的高智商成功地炒作与塑造了“至圣先师”孔子。如果说当年孔子的确教诲了他们一些学问,那么,他们用自己的无与伦比的创造力,报答给先师孔子的则是“万世师表”、“至圣先师”的旷世丰碑。在石毓智先生的著作《非常师生——孔子和 他的弟子们》里,我们至少看到了孔子的学生们盖世无双的智慧才干,是他们的精心塑造与成功的广而告之,才有了后世万般景仰的“大成至圣先师”。当今我们正在极力弘扬中华文化的精粹与精神,而孔子学说无疑是最具有“国学”意义的。行文至此,笔者认为在国内外顶礼膜拜“至圣先师”孔子的时刻,各路学子、学人、学究们,是否也顶礼膜拜一下那些塑造了孔子形象的“最出色的学生”们呢?!

 

                                   2010-11-24 于荆楚故地

  评论这张
 
阅读(7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