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檀板金樽—任善炯的博客

一瓢饮海 十方入心

 
 
 

日志

 
 
关于我

以文谋生,文以载道。青衿子语,瓦釜雷鸣。 ——系中国名博沙龙成员,凤凰网名博,职业文化人,作家,自由撰稿人,电视文艺节目策划人。中国文明网上建立有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蒙学初读的人文情趣(国学寻根之一)  

2010-12-15 17:45:52|  分类: 芰荷荇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学初读的人文情趣(国学寻根之一)

   
                                    文 / 任善炯

       笔者不从事教育工作,但近年来却被媒体上流播的一些关于“国学”的教育动态所吸引。一则是关于国内好多城市建立孔子学院,各地各级政府官员亲临演说祝贺,说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试图再次掀起“尊孔读经”的热潮;另一则是前几年武汉大学曾开办为期24天的国学讲座,收取听课费2.4万元,被称之为中国最昂贵的学费;还有一则是在一些城市街区内悄然兴起开办私塾之风,一些家长们乐于将孩子送到私塾去读“四书”“五经”。对此流行之风,各种媒体看到了“国学热”的兴旺,经济学界看到了市场经济的新宠,文化界看到了传统文化的回归,而教育界呢,除了跟风而上竞相开办国学专业,也许还在忙于多增添一些钞票机好数票子。可是,老百姓却有点像《红楼梦》里贾府里干粗活的焦大,决然不会去爱林妹妹那样,对“冷落深闺人未识”的国学“仙姝”,除了有些陌生与茫然,最最犯愁的就是自己的腰包了。
    
    对于什么是国学,至今文化界和教育界好象都很难对其下个准确的定义。笔者也想了想,越想越有点云里雾里找不着北了。它既非尊孔读经,也非穷究书牍二十四史;既非稔熟诸子百家,也非横流倒背唐诗宋词,既非朝廷官府敕封钦定的正统经史,也非流变民间生生不息的稗官野史……由此,笔者倒明白了“心,则官之思”的道理,这国学就是中华民族的“心”,一切所思所想,都应该归附于心。彻底融入人心的所学所问、所想所行的人文素质,那只能是被熔铸于灵魂中的高尚品格了。这也应该就是曾子在《大学》里所阐述的达到了“格物致知”的人境。

    再回观一下上面谈到的那些“国学”教育动态,笔者只有哑然失笑了——浮躁的媒体骨子里就没有国学,经济学界压根儿就与国学无关,文化界早就将国学扔进字纸篓,送到垃圾堆去了,教育界呢,他们所热衷的“国学”其实正是让国学最恶心的“孔方兄”崇拜。既然一下子难以深究国学,那么笔者就摹仿曹雪芹写《红楼》,将关注的视点转向千里之外、芥末之微的乡野庶民,感受一下在那与国学遥不可及的的地方,却实实在在存在与传承着的国学遗风。

    笔者出身贫寒乡野,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穷乡僻壤方圆十里,仍然没有小学。人们一边忙于参加农业合作化,解决温饱问题,一边为孩子不能上学读书识字发愁。有见识的乡邻就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村西南的某个破草棚里,还住着一位瘫痪的罗姓老人,很多年前,他是本地一位秀才门下教出的学生,饱读诗书,年轻时就患病而双腿瘫痪,哀哀苦苦一辈子,靠人接济为生。现在何不请他出来办个私塾,既能教孩子们读书识字,乡亲们又能交一点学钱给他维持生活。这个建议很快得到众人的支持,于是,人们就帮助那位瘫痪的老人收拾出一间茅草房,办起了私塾。当时,我们那一帮五、六岁的孩子,就带上小板凳和笔墨纸张,成了私塾的学生。而我们的蒙童初学,就是从念《上大人》、《三字经》开始的——   

   “上大人,丘乙己。化三千,七十士。……”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性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记得我们这些蒙童,当时并没有统一的课本,各人自带着不同的手抄本或摹写本。瘫痪的老先生只是用笔墨写出核桃大小的书法字体的条幅,挂在他身边的小木条上,对我们一边进行口传语念,一边教我们认识条幅上的文字。最原始的识字读本当属《上大人》,它只有20多个汉字,但它每个字都是字头或部首,若在其上下左右某一处添上另一个字头部首,可以组合派生出很多别的汉字;同时,它也是向读书人的先祖孔夫子最早顶礼拜谒词。而全文只有1200个字的《三字经》,却囊括了中华民族从历史变迁到伦理道德,从英才楷模到品行学识,从为人处世到天地正义,从养家糊口到齐家治国,都给简约而明确地摆放在思想情感还是一张白纸的蒙童们的面前。蒙童们先学会认读,再学会写字,老师不要求我们都理解,但你要学会在摇头晃脑中背诵。

    刚开始诵读《三字经》时,我们这帮蒙童可以把其中的许多句子读成非常搞笑的话语。譬如:“苟不教,性乃迁”,我们就读成“狗不叫,醒来牵”;将“玉不琢,不成器”,慌读成“鱼不捉,不能吃”。有时会弄得小小私塾里满堂大笑,先生也跟着一起笑。笑完之后,老先生会让乱读的孩子伸出手来,用小小的竹片打三下手心,以示惩戒。打过手心后,私塾老先生会很耐心地根据文句,给蒙童讲述其中的道理或故事,让学童大致懂得《三字经》中提到的历史人物,经典掌故,数目名物,道德观念和行为规范。

    等到我们从私塾放学回家,不识字的父母也会问今天在私塾读了什么书。我们就背诵几句给父母听,最让我们感到惊奇地是,父母亲有时候竟然也可以接着往下念诵。偶尔问他们小时候是否也上过私塾,他们则摇头说:没有。这些句子是小时侯从他们的父母口里听说的,就记住了。而且,不识字的父母还能像私塾的老先生那样,讲述“孟母择邻”,“孔融让梨”,“囊萤映雪”,“甘罗十二岁当宰相”,“朱买臣肩挑柴担也读书”等等传说故事,以及怎样从小要敬老尊长、亲师习礼、亲兄护弟和懂得礼仪廉耻的道理。直到很多年以后,我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接受启蒙教育的初学之年,这些中华民族的优秀而经典的文化传统、品行道德,就在那不经意的诵读与讲述中,早已深深地融进了自己的血脉之中。那不是强行灌输的,而是山间清泉,滴滴滋润,将今人大肆渲染得高深莫测的“国学”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以平实淡然的轻灵,为纯洁的童稚之心润泽出了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永恒情怀。

    孔子说过:礼,求之于野。在中华大地上,千百年来,国学遗风就是以这种蒙学初读的形式,在对一代代孩童在进行“人、手、口”的识字之教中开始的。但是,从村学私塾的教书先生到目不识丁的儿童父母,从知书识礼的乡绅富户第到流浪乡野的说唱艺人,他们大概都不知道“国学”一词为何物。但他们无一不是在孩子呀呀学语的时候,就以言传身教的方式,对孩子进行被今人称之为国学的中华民族文化精神、道德风范、人文历史和品行品性的教育了。而他们自己也是这样从小就接受上辈人言行举止的耳濡目染,早就将这些民风民德、民识民知,融进了自己的血脉和灵魂之中。所谓的国学,大概就是这些中华民族的人文营养精华,它们应该像大山石缝里慢慢渗透、汩汩流淌而出的清泉,从滋润儿童的心灵开始往下传承。而任何一场暴风骤雨式的文化运动,它裹胁而来的只能是山洪爆发或泥石流,危害的是民族生存环境和脏污人们的心灵。

    不管所谓的什么教育专家们怎么发明教育新法,如何指点教育迷津,都不能将教育变成脱离民族生存的土壤,到空中建造美丽的海市蜃楼。教育永远是民族传统和时代精神的产物,它必然要扎根于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之中,在汲取丰厚的传统文化知识营养的同时,有选择地接受外来的优秀文化知识,合而一体,授之于童。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观念是很有见地的。而“中学为体”的根基,就应该从蒙童初学开始,在孩子们洁白无暇的心灵,烙印上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精神和道德情操。在我们中华民族经过长期选择的蒙学读物中,那些千锤百炼而出的简洁经典语言,那充满儿童情趣的形象认知,那包含人生哲理的典故内涵,那贴近平常百姓生活的思想情感,如珠玑宝玉,几乎随手即拾。

    在蒙学初读中,我们看到的绝大多数都是优秀传统文化精髓。在那里,我们可以领悟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究竟是怎么样的”。这对于儿童来说,就像看动画片一样直观而生动。他们可以接受“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人生启蒙,可以感悟“施恩不望报,望报不施恩”的行善原则,也能朦胧感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的发愤求学的重要,更能从蒙学中将“仁义礼智信”的品格播种在心灵,从小就知道做人要讲求“可以寄命,可以托孤,一临大节,死生不渝”的高风亮节。
  
    可惜的是,这些字字珠玑的蒙学读物,被我们今天的教育当做历史垃圾扔掉了。更让人感到叹息的是,这些本来属于应该在人生童年时期就能读懂、就能熟记、就能由理解到落实到个人言行举止的人文品格和道德情操,在今天受过大学高等教育的许多年轻人,他们竟然对《三字经》这样的蒙学读本还难以读懂,更别说让他们用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神与道德价值来规范或约束自己的社会行为、承担自己的铁肩道义了!
    呜呼,没有中华民族文化的学历教育,凸显出中国教育的“文化贫血”,百病孳生,于斯为盛!

                                           2010.12.15  改定于荆楚故地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