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檀板金樽—任善炯的博客

一瓢饮海 十方入心

 
 
 

日志

 
 
关于我

以文谋生,文以载道。青衿子语,瓦釜雷鸣。 ——系中国名博沙龙成员,凤凰网名博,职业文化人,作家,自由撰稿人,电视文艺节目策划人。中国文明网上建立有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史学界早已认定“楚绣”是楚人的杰作  

2012-03-28 18:5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学界早已认定“楚绣”是楚人的杰作
                                            

                        文 / 任善炯

    关于荆州“楚绣”申遗受阻的原因之争中,近日有荆州博物馆的专家突然发出一种声音说:所谓的楚绣,“从考古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称为楚地出土的丝织品,或楚地出土的东周时期的绣品,因为根据现有的资料,我们还不能很准确的指出哪些绣品是楚地生产,楚人制作的,楚国特有的,哪一些绣品是其它国家制作的,也许在楚地也有来自不同地方的绣品,都可以到楚地来,因为当时商品交换贸易很发达的。”“所以很难断论楚国这种楚地出土的刺绣后代一定会有相应的,跟它衔接的技术,或者是工艺。”
    从这位专家的闪烁其词中,我们能读出他的观点是“古代楚国没有楚绣,现在的荆州当然也没有楚绣”。但遗憾的是。这位博物馆专家是从事考古专业的,据悉他并不懂楚绣艺术,也没研究过楚绣,更不知道楚绣是如何以绣花针为笔,以彩线为墨,以心血凝情,以生命铸魂的刺绣艺术过程。不过,因为他是博物馆的考古专家,在一些与文化沾边儿的官员眼中,专家就是什么都懂得、什么都是内行的“万知万觉”。于是,以这位专家的臆测为依据,荆州市文化部门负责申遗工作的某位负责人,便在媒体上进一步否定荆州民间几千年传承至今的楚绣技艺,称以荆州区楚故都纪南城的民间楚绣艺人王孝珍为代表的楚绣,是“此楚绣,非彼楚绣。”
    那么,楚先民在历史上真的对楚绣没有自己独特的发明创造,没有获得过楚绣的命名权吗?我们先来看一看楚艺术史专家、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皮道坚先生在《楚艺术史》专著中的论述:
    “虽然文献记载战国染织工艺以齐鲁地区最为发达,但迄今为止已发现的先秦时期的丝织刺绣品实物多数出自楚人的墓葬。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所有楚地出土的丝织品都是楚人自己生产的,但考古发现已经找到了能够证明楚国有官府丝织作坊‘织室’的印章,在一些楚地出土的战国丝织品上又发现了具有楚国文字特点的墨书文字。这些与楚简文字结构相同的墨书文字与一些织物上的印章显然都是中国古代‘物勒工名’制度的反映。”“(引文见于《楚艺术史》186页)
    同时,我们还可以在著名楚史研究专家、湖北大学历史学教授宋公文与张君合著的《楚国风俗志》中看到这样的论述:“早在西周时期楚国所产的蚕丝便被列为向周室奉献的贡品,《管子.小匡》载:楚“贡丝于周室”。……楚绣的绣地主要是绢,其次为罗。……楚国中央主管织造作坊的最高官员为‘织尹’。次一级的分管官员为‘织令’。王府的织造作坊名为‘织室’。长沙楚墓曾出土过一方‘中织室鉥’印玺,除‘中织室’外,楚国还应设有一些织室。……西汉兼承秦、楚制度,在织造机构的设置和名称上主要是继承楚制,文献记载于传世汉印均表明,汉代最高织造机构的名称也叫‘织室’。(引文见于《楚国风俗志》40-42页)
     我们再来看看有研究楚文化史泰斗之称的著名楚史学者张正明先生是如何界定楚绣的。张正明先生在他的《楚史》一书中这样说:荆州市江陵马山1号楚墓出土的丝织刺绣品“共18幅,都堪称精品,有些丝绣纹样,如凤斗龙虎纹样,凤衔龙尾纹样,三头凤纹样等,其构图、造型、设色、即使作为当代的作品也在佼佼者之选,而其古韵则虽当代作品之佼佼者也无法追慕。须知马山1号墓只是小墓,墓主只是一名下等的贵族妇女。楚国丝织、丝绣的最高水平,无疑当在马山1号墓所出的衣物的水平之上。”
     当张正明先生援引了20世纪50年代从前苏联乌拉干河流域巴泽雷克地区相当于我战国时代的游牧民族墓葬中出土的一批丝织、丝绣的衣物,其图案与江铃楚墓和长沙楚墓所出的同类实物如出一辙的史料之后,张正明先生是这样做出结论的:“可以断言,这些丝织、丝绣的衣物连同铜镜,都是从楚国运出去的。假如北方各国的丝织、丝绣水平不在楚国之下,商人就应该从北方采购,运到阿尔泰山两侧去,何苦拖延时间,拉长路程,加大成本,舍近求远,跑到南方的楚国去采购呢?对于这个疑问,唯一合乎情理的解释是楚国的丝织品和刺绣品比北方各国的好些。”(引文见于《楚史》327-328页)
     我们从这些论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楚先民不仅在楚国宫廷设立了“织室”这样的官邸,而且在丝织刺绣品上用“物勒工名”的方式,将属于谁生产制作的物品,勒印上谁的名字,也就是今天相沿成习的书画家们会在自己的作品上题款铃印。而且,当时的楚丝织品、楚刺绣品的技术和艺术水准已经达到了极其辉煌的程度,堪称人类历史上的刺绣巅峰。皮道坚先生在考证了荆州江陵望山楚墓、马山1号楚墓、河南信阳楚墓、长沙左家塘楚墓、长沙广济桥楚墓、长沙烈士公园33号木椁楚墓等众多楚墓出土的丝织刺绣品之后,因此,他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对“在极细的丝绢上用辩绣针法绣出景美龙凤图案的绣品”做出了同样的认定:
    “从这些丝织品上的花纹图案,与同期的楚铜器、楚漆器等出土物装饰风格的一致性,也可以推断出这些丝织品是楚人的作品。”
     在被称为“丝绸宝库”的荆州马山1号楚墓中出土的工艺众多精美绝伦、文采灿烂缤纷的丝绸和刺绣品,不仅充分展示了以楚国先民所创造的丝绸织绣工艺在先秦时代所达到的高超水平,让我们看到了精湛的刺绣工艺品在楚国中、上层人士的生活中被广泛使用的盛况,并且再次显示出生活在荆州故土上的楚先民所独创的楚绣,代表了中华民族在丝绸刺绣艺术方面对构建人类社会文明做出的巨大贡献。
    那么,作为楚人后裔的荆州人,怎么就有这样几位被称为专家、被推上官位的人,竟然既不研究楚文化史和楚艺术史,又不正视荆州民间传承几千年的楚绣工艺的事实,公然一次次否定自己的人文历史,糟蹋荆州民间世代相传的楚绣艺术,甚至做出违背历史发展的规律,要将荆州的楚绣打包到本来是源于楚绣的汉绣中去申遗。这让笔者想起了湖南的湘绣在首批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没有成功的关键时刻,湖南省政府、湖南省文化厅和长
沙市文化界的官员与专家学者几乎全部出动,组织专门班子研究湘绣申遗问题,派出一批批公关人员奔赴北京游说做工作,终于将湘绣挤进了第二批公布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之中。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已年逾70岁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的唯一传承人刘爱云说:“湘绣保护首先要传承,没有传承就没有保护,要做到湘绣经典不能失传。”她介绍说,湘绣起源于2000多年前的楚绣,在清代形成独有风格。而汉绣的所有传人都承认:汉绣以楚绣为基础,融汇南北诸家绣法之长,揉合出了富有鲜明地方特色的新绣法。那么源于楚绣的湘绣和汉绣都认定了楚绣是它们的宗师,是它们的老子,它们都在认祖归宗。而楚绣的发源地荆州,却视楚绣为草芥不如,左右践踏。这让希望认祖归宗的儿子、孙子们如何看待我们荆州人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啊?
    审视一下荆州市负责申遗工作部门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我们对这些人大喝一声:你们是何居心?!

                                          2012-3-28 于荆州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